<optgroup id="iirxk"><li id="iirxk"></li></optgroup>
  •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小學語文教學中的誤區淺析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小學語文教學中的誤區淺析
      
      由于廣大教師的大膽探索,近年來出現了許多新的小學語文教法,這對提高小學語文教學質量不無裨益。但若結合教學實踐,仔細推敲,就會發現其中有的“新教學法”或理論基礎薄弱,或忽略了小學生心理特點,或脫離小學生認知實際,反而將小學語文教學引入誤區。本文僅擇其中幾種較為普遍的現象作些分析,以期有助于改進。
      
      鐘情于“激趣”,忽略了給學生獲得成功的愉悅。
      
      “愉快教育”是針對片面追求升學率、學生負擔日益加重、陷于苦讀而提出的。顧名思義,“愉快教育”應指使學生樂于接受教育,使學生感到學習文化知識是件十分愉快的事,因而樂此不疲。如何誘發愉快?應在教學中提供恰當的外部誘因,調動學生學習的內驅力,使其自己愿意學、努力學、刻苦學、學得愉快。但從一些實際教例來看,有的教師在教學中忙于“設趣”、“激趣”、“逗趣”,使教學形式趨于“游戲化”,于是哪節課無游戲,哪節課便索然寡趣。“教”失去游戲這根“拐杖”,“學”就失去歡樂的誘因。學生感到“真沒勁”,教學效果便大打折扣。
      
      這是片面理解“愉快教育”所產生的畸形教法。事實上,課堂絕不可能是游戲場,學習也絕不可能是一場游戲。無論學哪門文化知識,要想學好,都得依靠學生的內驅力,都得刻苦。誘發學生學習的內驅力,才是促使學生自覺愉快學習的關鍵。教育實踐證明:處于普及教育階段的學生,其學習的最直接內驅力來自其比較明確的學習目的。具備了認知的先決條件,能學懂教材,能跟上教學進度,能不斷體驗到學習成功的喜悅,就能增強自信,愉快地學。
      
      熱衷于繁瑣分析,人為地將易于理解的教材艱澀化。
      
      這些年,小學語文教學頗為崇尚對文章的層層分析,直至對原來無深意的字句硬是挖掘出微言大義,把本不難理解的教材分析成“剪不斷,理還亂”的一團麻。似乎非如此則不見功夫。這里試舉小學語文第六冊《我愛故鄉的楊梅》第一段為例。
      
      該段僅一句話:“我的故鄉在江南,我愛故鄉的楊梅。”按小學《語文教學大綱》規定,三年級只要求學生“練習說說段落大意”.由于這段話很平實、明白,沒有生字,教師只需借助地圖給學生解釋“江南”這個詞的含意,并結合書本的插圖讓學生明白“楊梅”是一種什么樣的水果,再指導學生讀這個句子,學生是能夠說出這段話的大意。但若照時下繁瑣分析段落大意的套路,這句話分析至少得分四個步驟進行:一曰“濃縮”,即要求學生把這句話的主要詞語“濃縮”出來。二曰:“類比、逆向思考”,即要求學生“類比”出各自的故鄉、各自喜愛的水果,并據此作莫名的“逆向思考”.三曰:“剖切”,即要求學生將這句話“剖切”成上半句和下半句。四曰:“聚斂”,即要求學生對已經被“剖切”的兩部分再找“閃光點”,如“愛”字,并以此為所謂的“閃光窗口”,“輻射”開去,領會出段意,從而在心中“泛起”所謂的“一波漣漪”.
      
      據此,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繁瑣的分析是怎樣人為地把平實的語句變成艱澀。這樣的分析,乍看起來教法是“創新”的,課堂十分熱鬧,但仔細審視,就不難發現其實華而不實。“逆向”、“閃光”、“輻射”,不僅無助于提高學生的閱讀能力,而且會把學生的思路搞亂,既浪費了寶貴的課堂時間,又使學生望文生畏。脫離實際的“創新”,人為地制造深奧,這不是教法的改革,而是浮躁的表現。
      
      偏重模仿教法形式,削足適履導致課堂教學的低效益。
      
      近幾年,上課凡“講”,就被認為有“灌”的嫌疑,這導致一些教師上課不敢講。其實,講解是許多教學方法的主要構成部分,是傳授知識最便捷、最省時、最有效的方法之一。許多復雜的道理,一經詳盡的講解,聽者便順之釋然。問題在于怎么講,什么時候講,講得是否適當,講得是否準確。簡潔、生動、有條理的講解,其中就包含有對學生的啟發,只有枯燥乏味的講解才是“灌”.
      
      倘若教師的講解準確、幽默風趣,那么這樣的講解就如詩如歌,引人入勝,足以令學生心往神馳,學生的思緒就會被教師牽入知識寶庫。聽這樣的講解不僅深受啟發,容易理解,而且會留下深刻的印象,把知識記得很牢。至于課該怎么講,我以為這取決于教師自身的素質、教材的具體內容、教學的具體目的、學生的認知實際和學校的教學設備條件。當講則講,當讀則讀,當問則問,當練則練,當演示則演示,一切為了實現教學目的。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成年人视频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