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irxk"><li id="iirxk"></li></optgroup>
  •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沂水春風》教學內容探討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沂水春風》教學內容探討
      
      【中文摘要】《沂水春風》一課教學內容可確定以下六個教學點:1.文言文知識教學;2.文章的線索;3.孔子為什么要“與點”;4.怎樣批判地看待孔子對子路的批評;5.人物描寫的方法;6.文章結構的層次性。前三個教學點是正確解讀文本的必須,第四個教學點是根據《〈論語〉選讀》一書的課程理念為了培養學生批判繼承傳統文化的能力,最后二個教學點是根據文本特點突出課文的語文味。在實際教學中,以上教學內容可適當取舍。
      
      【關鍵詞】教學內容   課程理念   語文味
      
      語文教學內容該如何確定?這是當前語文教學討論的熱點話題。一篇課文該教什么,這本不是一個問題為什么如今卻成了大問題呢?筆者認為主要原因有二個,一是對文本解讀上的不同導致了教什么上的因人而異,二是一篇課文的多個教學點,因教材編者、學科指導意見制定者和具體執教者理念上的差異而取舍不同。
      
      《沂水春風》是高中選修教材語文版《〈論語〉選讀》中的一篇課文,又名《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一直是高中語文教材的傳統篇目。文章通過孔子和四個學生的談話,寫出了學生們的志趣、性格,表達了孔子的思想態度。全文結構完整,形象鮮明,具有很強的文學性。
      
      本文該教什么?人教版《教師教學用書》給出的教學建議是:“這篇課文可以按‘言志’這一線索,從分析人物形象的角度確定教學思路。分析人物形象與分析人物的語言和寫作特點結合起來。對孔子思想分析不宜過多。對孔子為什么要‘與點’的問題,也不宜討論過多。”浙江省教育廳制定的《語文學科教學指導意見》中給出的教學目標是:1.了解孔子的教學風格,理解孔子“禮樂治國”的政治思想。2.理解并積累文中常用的文言詞語。3.背誦重點章句。不難看出,二種教材對同一篇課文確定的教學內容是有差異的,人教版側重文本寫作特點的教學,建議對其思想不宜過多糾纏,而作為選修教材的《〈論語〉選讀》,浙江省的《語文學科教學指導意見》卻強調文本的思想教學。這種差異是兩本教材在課程結構中的不同地位造成的。前者是必修課程要強調語文教學的基礎性,后者是“文化論著研讀”系列選修課的一種,要突出語文的文化性。但是不管教學哪種教材,這篇課文有二個教學點是必須解決的。一是本文的線索,二是孔子為何要“與點”.線索的教學在本文十分重要。這篇課文以言志為線索組織材料,按照“問志—言志—評志”的過程結構文章,整篇文章顯得思路清晰,文意曉暢。抓住這一教學點就會順利完成對課文的整體把握也為課文的進一步解讀做了必要鋪墊。要理解第二個教學點中的孔子為何要“與點”,關鍵是如何理解曾皙所言之志。對曾皙所言之志的理解,歷來是有爭議的,通常有三種觀點。一是認為曾皙談的是太平盛世的圖景,是禮治的結果;二是認為曾皙的話體現了儒家禮樂治國的理想;三是認為曾皙流露出的是道家的消極思想。人教版《教師教學用書》和浙江省的《語文學科教學指導意見》都采用了第二種觀點,即認為曾皙的話體現了儒家禮樂治國的理想,是禮治的最高境界。相比之下三子之志雖有驕謙之分,卻無本質之別,都志在為政,低于曾皙的境界,所以孔子只對曾皙的話深有感慨,大加贊賞。以上二個教學點我們可以用“一條線索,二種境界”加以概括并以此為思路組織教學,筆者試教后,效果很好。
      
      以上內容是本文的教學重點,多數執教者認為教學至此就可以了,但筆者認為這樣還是不夠的。與人教版不同,從《〈論語〉選讀》一書在課程結構中的地位和性質看,《〈論語〉選讀》是“文化論著研讀”系列選修課的一種,該課程的核心目標是培養正確解讀和批判繼承傳統文化的能力,以上教學最多是做到了“正確解讀”,“批判繼承”似未體現。該書前言中特別提出了要“探究傳統文化在現代社會的地位和作用”的學習要求。編者說“如何對待歷史文化傳統,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面臨的重要課題。學習中應結合具體內容,積極探索傳統文化在中國現代化和社會主義新文化中的地位與作用,以科學的態度對待傳統文化,批判地繼承歷史文化遺產”.編者這一要求是明確告訴我們教學中應關注文本的現實意義,學會批判地繼承。按照這一要求,學習本文時就不能滿足于理解孔子“禮樂治國”的政治理想,還要引導學生思考孔子在二千多年前提出的政治思想在二十一世紀科學高度發達的今天是否過時,哪些我們要繼承,哪些我們要批判。我在教學中提出這一問題時,引發了學生的激烈爭論,大家經討論后一致認為,孔子的政治思想不僅沒有過時,有些今天我們還不能達到,甚至今天的中國還在踐行著三子的為政之道。比如冉有的“足民”思想其實就是要使百姓富起來,這和我國今天正在實行的富民興國政策竟高度的一致。當然冉有這一思想也是受到孔子的教誨。《論語。》中有這樣的記述:“子適衛,冉有仆。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再如子路的強兵治國之道“可使有勇,且知方也”意說子路要培養一支作戰勇敢、深明道義的正義之師。公西華的志向在于禮治,即用禮儀教化百姓,用今天的話說就是有文明禮儀方面的意思。這些思想和做法都是值得我們今天借鑒的,這需要我們繼承。
      
      從批判的角度,學生對孔子的做法也提出了異議。文中子路因說話不謙虛而被孔子輕笑,孔子給出的解釋是“為國以禮,其言不讓,是故哂之”,也就是說孔子是從“禮治”的高度教育自己的學生從政就要做一位謙謙君子,冉有和公西華從老師當時的態度中馬上明白了孔子的教育思想,接下來二人的言志一個比一個謙虛。孔子的這種思想對中國人影響深遠,謙虛也一直成為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在今天這一傳統文化是否時時處處都要提倡呢?《論語》中有這樣一章記述。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問。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帶立于朝,可使與賓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從孔子對三人的評價中可以看出子路并非言過其實,倒是冉有和公西華的話有點過于謙虛了。從適應當今社會的角度看,有些場合我們倒要學習子路的勇于表現,摒棄冉有和公西華的過于謙虛。學生的這種見解不一定十分正確,但我這就是學習中的一種批判繼承,應予以提倡。
      
      應該說,這篇課文在教學內容上進行到這里既抓住了教學重點又突破了教學難點,既訓練了學生的理解能力又培養了學生的探究能力,既達到了《論語選讀》編者提出的學習要求,又踐行著新課程的基本理念。但筆者認為以上教學點基本是圍繞思想內容展開的,對這篇課文的文學特點沒有涉及。《論語》作為語錄體散文,每章大都是只言片語,文學方面可講的似乎不多。因此《論語》教學中一般是強調其思想性、文化性而忽視其文學的。但本文在《論語》中篇幅較長,結構完整,人物形象鮮明,被認為是《論語》中文學性最強的一篇。如果在學習中對本文的文學方面不作涉及是十分可惜的,而且這樣的語文課也缺少了語文味,似乎成了思想課。
      
      本文在文學上的突出特點是富有個性的人物語言和對于人物的不同神態的刻畫。評論者認為這一點不僅體現了《論語》蘊藉含蓄、簡淡不厭的語言特色,代表了全書的文學成就,而且可以說是魏晉時那種速寫式的軼事體小說的濫觴。如此看來,這一教學內容應成為本文教學的又一重點,這也吻合了人教版《教師教學用書》的要求。
      
      本文在寫作上的另一突出特點是結構的巧妙安排。按照人教版《教師教學用書》的說法是“全文以‘言志’為線索組織材料,按照‘問志—言志—評志’的過程結構文章,思路清晰,極有層次,不枝不蔓,文意明晰。表現力極強”.這句話中值得玩味的是“極有層次”一處,這里當然指的是文章的結構層次,但我們仔細研究就會發現這篇課文內容上的層遞性。這一點主要體現在課文第二部分“言志”上,分析這部分內容時我們一般只會注意曾皙與三子志向的截然不同,卻不曾注意三子的志向又是三個不同的層次。這里可以引用《論語》12.7章說明。
      
      “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從上面對話可以看出,孔子認為讓糧食充足、軍備充足、百姓信任都是為政之道,但這三者是有先后層次的。為政者最重要的是要取信于民,治兵之道當屬下策。根據本文得知,三子的志向分別是治兵、富民和禮儀,基本上可對應這里的足食、足兵和民信之三者的范疇。所以三子志向雖都是從政卻有層次高低之分,其中公西華最高,其次是冉有,再次是子路。如果把四個人的言志順序和志向高低放在一起比較就會發現一個規律:四人的志向是按照由低到高依次遞增的。這樣課文在思想內容的發展上成明顯的階梯式,這就使本文不僅有結構形式上的層次清晰感更有文章思想內容上的順次發展,具有現代小說情節的結構模式,達到了形式和內容的契合,形成了文章的藝術美感。本文如果不是現在這樣的安排,而是按照四人在孔門的長幼順序言志,應依次是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那么文章還沒有發展就達到了高潮,是不符合文章的章法的。至于孔子為

    [1] [2]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成年人视频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