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irxk"><li id="iirxk"></li></optgroup>
  •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關于作文教學的三點思考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關于作文教學的三點思考

      命題:從"象牙塔"中走出

      作文題目猶如制約學生思維的一道"開關":好的文題能點通學生心頭的"靈犀",使巧妙的文思如泉噴 涌,從而佳作疊現;反之,則堵塞了他們原來或許比較通暢的思路,使之苦思冥想也無所收獲,結果當然只能 "榨文"——這也是當前不少學生視作文為"畏途"的一個重要原因。

      按理講,命題作文是"不得已"的事,因為對于學生而言它難免有點"逼人就范"的意味。我們要盡力打 破這一份"尷尬",使學生在"我要寫"的發表欲中完成"要我寫"的任務。這就必須最大量地獲取外界瞬息 萬變的信息,同時洞察學生心理奧秘,把握他們的所為所想,并且兼顧其在認知、情感等方面的現有"承受力 ".這樣才能"靠船下篙",以有效的題目叩開學生的心扉。

      但事實往往是,教師(甚至權威競賽、測試的命題人員)不能充分"吃透"學生,了解"大綱"和社會發 展某一趨勢,而是想當然,在"象牙塔"中命題。這自然不能喚醒學生沉睡的記憶,激發他們表現生活、評價 時事的熱情。這主要有三種情形:

      一、與當前市場經濟的社會形勢有所悖離。

      如,由國家教委、語委等幾家單位聯合發起的第三屆全國中小學生作文大賽高一、高二年級組有一道賽題 ——

      閱讀下面的文字,以"從‘天下第一鞋’說開去"為題,寫一篇針砭時弊的議論文:

      新華社訊 8月21日上午從上海大世界吉尼斯總部得到消息證實,8月18 日在河南省鄭州市京廣鞋業批發市 場展出的一只號稱"鞋王"的特大牛皮鞋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牛皮鞋。這只"天下第一鞋"長3.28米,寬1.18 米,高1.145米,重198公斤。

      其實,制造和推出"鞋王"是廠家和商家用以刺激消費者獵奇心理,引起公眾普遍注意,促發他們旺盛的 購買欲,進而贏得最大值經濟效益的一種別出心裁的"廣告",而創"紀錄"又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敢立潮頭 的企業精神。因此,從它說開去"針砭時弊"就斷無道理可言,該題也犯了"強把己見作人見"的錯誤。(可 參見《作文成功之路》今年7—8期王炎斌同志的《浩蕩中流自在行》一文)

      不能不說這里確有某種偏見,而它又源于一份陳見——以老眼光看待新事物。這從反面啟示語文教育工作 者不要成為老式"學究",跟上時代的步伐才能永遠流淌出新鮮的思想血液。

      二、于學生閱歷的空白區域內"采礦".

      如,一教師在教完高一冊第二單元(《記念劉和珍君》等文章)之后要學生以"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 為題寫一篇記敘文,追憶某位已逝的親友師長生前事跡,反映和歌頌"平凡的人,偉大的心".結果不少學生 或另起爐灶,寫了頌揚孔繁森、張鳴岐精神的議論文;或向隅虛構,又無非是"老師身患絕癥不下崗,等到學 生成才卻辭世"一類老掉牙的事;也有寫諸如幼年倍受外婆疼愛,現在"我"學有所成而她卻在九泉之下的真 事摯情……(前輩的親情帶有很強的"人類本能"之色彩,難以撐起"崇高人格"的骨架,與題中之義還有較 大出入。)總之,少有習作能圓滿實現命題意旨,更難以達到老師所說的"讀來令人心潮翻滾,精神振奮"的 預期境界。

      原因無它,只是許多學生都"無緣"結識命題者想象中的那種人,另有一些在十六七年的人生歲月中還沒 有任何一個與自己關系十分密切的人死去。

      與此同癥的"病題"何其多也!再如課前未作任何交代,課上卻要學生當堂完成《農貿市場一瞥》。殊不 知,那對習作者來說,或許是一個茫然的未知領域。

      三、無視大綱規定的存在。

      如,上海市有一年高考題是《遙望星空》。要考生作一篇散文,寫景抒情,又能發揮豐富聯想。這已完全 屬于文學寫作(創作)范疇,與語文作為普通的交際工具和文化載體的學科特質以及"實用文"占教學主陣地 和考試全局的有關精神相去甚遠。怪不得許多考生窮于應付,得分偏低,也無怪乎一些同仁對此頗有爭議和微 辭。

      那么,怎樣從"象牙塔"中走出呢?筆者僅從一般的課堂作文命題這個視角來談談自己的想法和做法:

      反求諸己,推己及人。

      一題出來,倘若教者本人都無力寫好,那就要"改弦更張".如,教《芙蕖》后我想讓學生借鑒李漁的寫 法作一篇《菊花》。但因為對菊花的生長習性、內在結構等我也知之甚少,估計無法"下水"成文,因此就舍 棄了這一打算。所謂"己所不能,勿施于人".

      取之于生,用之于生。

      教者大致確定體裁、題材和寫法等的范圍,然后向全體同學征集相關題目,擇其優者作為最終命題。如要 求寫一篇能反映人物"殘缺美"性格的復雜記敘文,題目《哎,他(她)就是這樣的人!》即來自"民間".

      還可以在初定前提下,召集部分學生,了解他們的反應,據此決定取舍。我校一教師授完《莊暴見孟子》 ,覺得"王之好樂甚"之"樂"字書中注音為"lè"不妥,應為"yuè", 擬發起學生各寫一篇言之有理、 自圓其說的辯論發言稿。但又擔心學生能力不夠或無此興趣,一問才知道情況恰恰相反。后來,該次習作十分 成功,有幾篇作品還被報刊發表。

      所以,熟諳學生心理,發揚民主作風,應是命題原則。做到了這些,才能握住開啟智慧之門的金鑰匙。

      指導:把"運思權"交給學生

      當前作文教學確實大面積地存在著兩種截然相反的傾向:寫前不作任何指導,似乎只有出題和閱卷才是教 師的"天職";指導過甚,大有"越俎代庖"之嫌。

      這里只論述后一種傾向。

      有人稱之為"作坊式的寫作教學":教師給學生以完備的文章"部件",并示范"組裝"時的一招一式, 然后讓學生依葫蘆畫瓢地"作文".

      我曾有機會聽一位全國知名的青年教師給初三學生上指導課,題目是《尊重別人才能贏得尊重》。整個過 程沒有一點"強塞硬套"的架勢,而是純粹用了談心式的啟發法。按照"引論——本論——結論"的步驟,逐 一分析最好用什么結構(如并列式,對比式,層進式)和材料(如一些偉人的事例),并輔以周全清晰的板書 .學生難免有些不入"正軌"的想法,教者則一一辨正。一課結束,學生心中都有了"譜",不久就很順利地 交了卷。

      這實在是"貌似平等的專制"!學生個性思維在心甘情愿中受到鉗制,加之與生俱來的從師、趨眾和惰性 心理,他們又哪能不寫出無半點創造意味可言而又千篇一律的文字?

      更有甚者,出于幫助學生在升學大戰中獲勝的想法,搞出所謂"萬變不離其宗"的構思,指導學生在應考 中偷梁換柱、瞞天過海。如一教師以《面對國旗的思索》為例:家中建房,在工地上插旗,每晚收工爺爺都非 常認真地整理旗幟,我有所不解,爺爺于是講起了渡江戰役中戰友為護衛軍旗而犧牲的故事,我百感交集—— 這種題材若換成《生活一課》《最使我受益的一件事》《心語》等題也可搬用。

      請問,這對學生靈感形成甚至人格造就有何裨益?更何況,"弟子不必不如師",誰能保證教師的思路就 是最有價值的呢?

      這不是"指導",而是捉刀代筆、替人立言之舉!以上做法不管初衷如何都忽視了學生思維應有的獨立性 和寫作事業自身的藝術性——非技術(巧)性,理應徹底摒棄。

      重視指導,但要把"運思權"交給學生。我以為:

      首先,教者在意識上要跳出狹義"指導"的圈子。課外帶領學生觀察自然和社會現象,啟發他們把思考的 鉆機深入到現實生活肥沃的土壤,盡力培養其悟性——這些"詩外工夫"是"臨時抱佛腳"、急功近利的"指 導"所無法相比的。如,校鄰某化工廠失火,造成500 萬元損失,當事人卻逍遙法外。于是我請學生發表議論 ,結果出現許多"高見".

      其次,正如魯迅先生所言,凡有定評的作家,他的作品都說明著"應該怎樣寫".在講讀教學中,把課文 視為"成品"加以分析固不可少,而引導學生追本溯源、循文覓路(作者的思維流程)也有意義。如教《景泰 藍的制作》,可以重點揣摩葉老是怎樣謀篇布局、處理詳略的,然后讓學生寫《______(如風箏、米酒等)的 制作》,教者無須煩言,習作者自會胸有城府。

      再次,習慣做法是"導"而后"作",我們不妨"逆行":先用"放羊式",寫前不提任何意見,一俟寫 成并且批閱之后再出示佳作讓大家欣賞、比析和借鑒,然后以同題或適當易題(與原題相似)完成"二次習作 ".同齡人的成敗得失的無言"指導"最能引起"切膚之痛".

      當然,教者的"身教"也頗能見效,恕不饒舌。

      想必這樣的指導之后學生會"有法可依",而"我手寫我心",寫出言為心聲的好文章來!

      判分:于"相反"中求"相成"

      不少教師慨嘆:"我辛辛苦苦地批改,學生卻視而不見,他們只看重一個分數。"

      沒有理由去責怪學生,相反地,除了要想方設法與其溝通心靈、促其重視教者意見,我們還要善于因勢利 導,以"分數"作為契機,最大限度地調

    [1] [2]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成年人视频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