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irxk"><li id="iirxk"></li></optgroup>
  •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探索適合學生的語文教學,構建課程文化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探索適合學生的語文教學,構建課程文化
      
      語文老師在上課中最害怕的一點是別人在評價課堂教學中冠之于“沒有語文味兒”,這種擔心,反映了他們已經從過去的關注突破和創新轉向關注語文教學的本真。這說明,我們老師正在“讓語文回到語文”中,明確了“語文教什么”的老問題。即遵循工具性與人文性相統一的特點去教語文。
      
      一、 工具性與人文性統一的辯證思考
      
      語文究竟教什么,是一個原初性問題,多年來一直困惑著我們語文教師,《語文課程標準》的出臺,結束了工具論者和人文論者之間的紛爭。“語文是重要的交際工具,是人類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工具性與人文性的統一,是語文課的基本特點”.面對這一明確的表述和定位,語文教師似乎并未在實踐這一理念時顯得那么輕松,究其原因,是“工具性與人文性的統一”的路徑不是被別人鋪設好了的,而是自己在“走路”中尋找路徑,是靠著教師辯證的哲學觀點去教學的,是在守、突破與平衡中,創造性地走在“統一”的路線中。
      
      “統一”不是工具性與人文性的簡單相加,也不是二者之間的折中點,統一即“一體化”,正如陸志平所言:“沒有離開工具性的人文性,也沒有離開人文性的工具性”(《語文課程新探》,東北師大出版社),工具性與人文性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是工具中的人文,人文中的工具。工具性與人文性的統一,就是力求在教學中實現二者的平衡,這樣就能很好地把握住了語文本質屬性的回歸。
      
      工具與人文的統一,就像做湯。將鹽、作料和水幾者水乳交融地融合在一起,已經分不清哪是水、哪是鹽、哪是作料了,這便是工具性與人文性的統一。如果三者融合,水、鹽、作料各自獨立,有的咸的無法吃,有的淡得無味,有的無法下咽,這怎么吃呢?這便是工具與人文的分離現象。
      
      適合學生的語文教學首先以學好“工具”為主,即學習“言語”,方法還是聽、說、讀、寫,這是語文修養生長的土壤。言語里自然有人的思想、情感、意識、觀點,就不必再刻意往里加東西了,多加思想教育等這是對閱讀的異化。
      
      二、 在工具性與人文性的“統一”中教語文
      
      “教育過程首先是一個精神成長的過程,然后才成為科學獲知的一部分”(雅斯貝爾斯,《什么是幸福》)。小學語文教育是基礎中的基礎,自然要在小學階段為學生打好精神的底色,讓他們形成一定的語文學科的知識和能力,借助學科的特點促進學生精神成長可稱之為語文教學的終極目標。即借助語文的聽、說、讀、寫的學科名片,幫助學生進入“交際”和“文化”的殿堂,這成了我們教語文的基本定位。
      
      1、讓語言文字有魅力、有味道。通過以上的思考,我們可以將工具性理解為物質范疇,把人文性理解為精神范疇,而文本中的語言文字又不同于現實生活中的物質那樣穩固和確定,由于它浸潤著作者的思想和感情,牽動著讀者的閱讀期待,因此,這些語言文字便成了活的有生命的東西。例如我在教學《飛奪瀘定橋》一課中“奪橋”部分時,開始讓學生邊自由讀邊用筆標出哪些詞句告訴我們紅軍戰士“奪”橋而不是過橋?意在引導學生開始與課文、作者對話,即將“言”轉化為“物”和“意”.在師生交流中我發現學生對“奪”的領悟比較膚淺、模糊,多數同學不能抓住關鍵性詞句去體會,讀書處于淺表和分散狀態,小結后繼續引導:“這些語言又一次讓我們感受到戰斗的驚心動魄和險象環生,再默讀這兩段話,讀著讀著,你就會感覺到不同的詞語會給我們不同的感受,用筆劃下來,哪些文字給了我們怎樣的感受。”學生在交流中,我感覺到同學們分明受到了心靈的震撼,但對“千鈞一發”的理解還處于文字表面,不能通過讀這一詞語傳達出自己讀書的感受,說明學生對它的理解仍處于抽象的狀態,他們頭腦中形象還不夠清晰、準確和具體,離作者賦予它的“意象”還有一定距離,我便點拔:“從課文或圖中我們都能感受到橋頭的火實在太大了,戰士們若這時沖不出大火的包圍,歷經千難萬險和敵人搶來的時間將失去意義,在13根鐵鏈上一點點前進的步伐中鮮血就會白白流淌,敵人兩個團的兵力就會一齊開火,22位突擊隊員就會面臨著更加巨大的傷亡,這時敵人的援軍也快要趕到,時間一拖,紅四團將會面臨巨大的傷亡,奪橋北上抗日的革命事業就會毀于這場大火中,此時此刻用一個成語形容,那就叫——‘千鈞一發’!”老師的點拔,整合了教材內容,并實現了部分與部分之間的聯系,結果學生再讀書時能夠入境入情,顯然,詞語所表達的信息,激活了學生頭腦中儲備的有關“大火封路”相似的生活體驗,對“言”和“意”的理解和體驗非常接近作者的原意。學生還能在反復讀書中揣摩出哪些詞語幫助自己走進課文的,這豈不又領悟了語言的表達?學生在讀書中所表現出來的“情”和“意”都是因為他們對語言文字的有序、深入理解,對這些語言文字會逐步地喜愛和感悟,“文字味”賦予了語言無限的魅力,使“人文性”有了堅實的依托。
      
      2、在學習語言中培植生命。借助語言文字的教學,使語文課堂栽培學生的生命,一個重要的前提讓語言文字在學生心中活起來,學生通過感悟語言,使思維有了力度,心靈深處受到觸及,精神上獲得愉悅感,教學的智慧通過語言文字轉化為學生精神與思想的“生長”.工具性為語文教學的“體”,人文性為“魂”,工具性與人文性的統一可理解為“魂體相附”,這就是在教學中注重人文性,但不是讓人文性成為裝飾工具性的矯情,而是通過加強人文性的深刻來實現工具性的豐富意義,離開工具性體現人文性,容易造成“魂不附體”的現狀。既然閱讀是一種對話,一種體驗,自然要注意學習的內容、深度、場合和品位以及學習后自我總結時教師的概括和指點,要實現“工具中的人文和人文下的工具”的目標,教師的指導作用很關鍵,這時若做不到“統一”,只能是:或是教成了工具性的找不到家園的靈魂,或將語言教成只能被動訓練、只能記憶的“空殼”.要借助語言培養學生的思想力和語言能力,必須讓學生進行親歷的語言實踐。我在教學略讀課文《萬年牢》時,盡力追求教學環節的簡約和教學形式的簡單新穎。在學生初讀了解了文之大意后,我提出了這樣一個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問題“‘萬年牢’這個詞在文中出現了幾次,每次這個詞的背后的意思是不一樣的,請你結合對每部分課文的理解讀讀這個詞各是什么意思  ;哪種‘萬年牢’更讓我們感覺到了這個‘牢’的意思?”這一問題既推進了學生對課文語言理解的層次,又具有一定的挑戰性,這是略讀課文教學最重要的形式,學生圍繞這一問題“潛心會文”,凝神定氣,全力以赴閱讀課文語言,向老師樹立的目標出擊,從而最大限度地調動學生,忘記了自己是在思考還是別人讓自己思考。有價值的語言文字實現了課堂的最大價值。由此可見,沒有對語言文字基礎的夯實,其中的人文性就得不到真正的升華。這樣,學生“由情識文”后,再“順意品文”,兩個層次統整到工具性與人文性的統一中。
      
      在閱讀教學中,什么時間落實工具性,什么時候凸顯人文性,這其中沒有明顯的定論,需要老師用心把握,要根據文本和學生生活的實際去把握,不存在孰重孰輕的問題,不管以什么為主,必須實現工具性與人文性的動態平衡,平衡才是一種科學的、適合學生的策略,適合的才是美麗。要在工具性和人文性中找到一種維持這種“統一”的概念,那就是課程文化,“文化”才能做到使二者既相互關照,互為依存,從而實現“語言文字——文化——語言文字”的內容和形式的統一。在文化的引領下,課堂上學生才能多角度、全方位地從文本中積累文化知識,獲得情感體驗,豐富人生涵養,師生的生命活力才能得以最大程度的激發。
      
      李新巖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成年人视频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