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irxk"><li id="iirxk"></li></optgroup>
  •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比較閱讀,構建語文大廈的脊梁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比較閱讀,構建語文大廈的脊梁
      
      【內容摘要】語文教學材料之間有著內在的聯系,這種聯系體現這語文知識的整體性、規律性。語文教學應力求遵循并體現這種規律。 在同一教學模塊內向學生呈現兩種或兩種以上的材料,求同尋異,以促進和加深學生對知識的理解。教師可以引導學生進行詞句、主旨、體裁、人物的比較。合理利用比較閱讀法,不僅可以使知識系統化,而且可以加深對課文內容的認識和理解,更可以提高學生的遣詞造句能力和寫作水平。
      
      【關鍵詞】 語文教學  規律  比較閱讀
      
      語文知識看似瑣碎,其實在瑣碎的下面有一條條清晰的脈絡貫穿其間。這些脈絡是構建語文大廈的脊梁。只要用心觀察,就不難發現,課文與課文之間、單元與單元之間、年級之間的教學內容之間都有著內在聯系,我們也體察得到,教材的編寫者也都在努力地體現著這種聯系。那么,在教學過程中,如何使學生也能體會到語文的整體性、規律性呢?答案是——運用比較教學法。
      
      正確運用比較法,可以幫助學生分清概念,提高分析鑒賞水平,從而獲得規律性的認識。  而在如此繁雜的教學內容中,尋找恰當的比較點是教學的關鍵。 根據語文教學的特點,教師可以引導學生從以下幾個方面比較。
      
      一、比詞句
      
      為了讓學生較快的領會一些關鍵詞句的妙處,教師可以對某些字詞加以“改造”,引導學生在同與不同、似與不似之間去玩味、推敲,最終探究出文字的奧妙。
      
      例如,一個很經典的以比較法品詩句的例子:“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很多教師把它改成“春風又吹(過、到)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讓學生通過反復推敲,體會“綠”字的妙用,都收到了很好的教學效果。其實不僅是詩,每篇課文都有類似的妙詞妙語。在《巨人的花園》中,當巨人意識到自己的自私與冷漠喚來了寒冬,“于是,立刻拆除了圍墻,把花園給了孩子們。”為了引導學生體會巨人的心理變化 ,不妨把“立刻”去掉,或換成“決定”“打算”.將刪改之后的效果與原句的表達效果比較一下,“立刻”一次所表達的悔悟、急切之情自然顯現。
      
      上面的例子是在一篇文章之內比較。不同篇目之間的詞句更有可比之處。
      
      例如, 《范進中舉》中的胡屠戶和《蒲柳人家》中的何大學問,同樣是生活在社會底層的粗人, 面對金錢,“屠戶把銀子攥在手里緊緊的,把拳頭舒過來……  連忙把拳頭縮了回去,往腰里揣” 而何大學問看見“有誰家揭不開鍋,沿路上遇見老、弱、病、殘,伸手九掏腰包,抓多少就給多少,也不點數”. 這 后一句的“掏 、抓”和前一句的“攥、舒、縮、揣”一比較,胡屠戶的愛財又虛偽的個性暴露無遺,而何大學問仗義疏財、俠肝義膽的民間英雄形象也立刻樹立起來。
      
      這種比詞語的方法不僅使學生深入理解文本,學習如何遣詞造句,更能提高學生修改文章的興趣,進而提高寫作水平。
      
      當然,這種有效的比較,往往是語文教師的創造性勞動成果,看似信手拈來的比較句,其實是教師頗費心思得來的,它需要教師具有扎實的基本功、對教材內容融會貫通。如果語文教師能把各自創造出來的妙比通過某種途徑實現共享,那將是語文教學的一大幸事。
      
      二、 比主旨
      
      有些文章,題材相近,主旨也相近。我們可以把這樣的 的文章進行聯系與比較。比如,解讀《一面》的時候回頭翻翻《我的伯父魯迅先生》,解讀《有的人》時,可以結合《我的伯父魯迅先生》和《一面》,這種滾雪球式的教學, 使這一單元的教學呈現出整體性、連貫性。 魯迅的形象越來越清晰、全面的呈現在學生面前,學生的認識也就越加深刻。
      
      有些文章,題材相同 ,但由于作家的創作意圖不同,其思想和主題也就不同。例如,同樣寫雪,柳宗元的《江雪》又展現出一個不與世俗同污的蓑翁形象;岑參的《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流露出與友人分別的戀戀不舍;毛澤東的《沁園春  雪》卻借景抒情,高唱當代無產階級英雄的贊歌。把這幾篇文章進行比較,可以讓學生更深切的理解文章思想內容,感受一材多用的妙趣,對于學生寫作的審題立意、確定中心也大有益處。
      
      三、 比體裁。
      
      同一主題,可用不同的體裁表達,編者圍繞每一單元的同一主題,編排了不同體裁的文章;而正是這些文章,共同折射出本單元的主題。雖然小學語文教學淡化體裁,但這種區別應該引導學生認識到。如:六年級上冊第二單元以愛國主義情懷為主題,《詹天佑》是人物小傳,以人物事跡表現主題;《懷念母親》是回憶散文,以真摯的情感表現主題,《彩色的翅膀》是小說,以曲折的情節、鮮明的人物表現主題;《中華少年》是詩歌,用繽紛的形象表現主題。這種比較,讓學生感受異曲同工之妙:條條大路通羅馬,只要能表情達意,形式不拘一格。
      
      再如,同是反映戰爭的文章,八年級上冊第一單元的五篇課文是《新聞兩則》、《蘆花蕩》、《蠟燭》、《就英法聯軍遠征中國給巴特勒上尉的信》、《親愛的爸爸媽媽》。它們分別以新聞、小說、通訊、書信、報告文學的形式來展示戰爭。因為體裁不同,展示的側重點也不同,文章分別從戰爭的指揮者、參與者、旁觀者、受害者、評論者的角度來看戰爭,因而得以使學生全面、客觀的認識戰爭、評價戰爭。
      
      體裁的比較還可以幫助學生根據不同的文章特色進行歸納、閱讀、復習,同時也對學生寫作重點的確定也有很大的啟發。
      
      四、比人物
      
      絕大多數文章都離不開人物,人物性格有相近的、有相反的。 我們可以將他們進行對比分析。這既能使學生加深印象,又能提高學生的分析鑒賞能力。在同一作品中的人物可以進行對比,如《愚公移山》中的愚公和智叟進行比較, 比出了愚公的決心與意志;不同作品中的人物也可以進行對比,如《范進中舉》中的范進和《孔乙己》中的孔乙己進行比較,比出了封建社會科舉制度下沒落的讀書人的可憐與可恨。
      
      由此可見,在語文教材中有如此多的比較點,因此,我們在大力倡導自主、合作、探究的學習模式的同時,要讓比較法走進我們的課堂。在比較中思考,在探究中構建,這樣使教學更系統、更深入。
      
      當然,比較閱讀對教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教師在進行比較探究時應注意以下幾點,以使比較閱讀教學廣而不漏,精而不偏。
      
      一、比較必須以熟悉文本為前提 .
      
      因為比較閱讀應該是學生非常熟悉文本的情況下展開教學的,若學生不熟悉文本,又如何去比較,更談不上探究了。所以,教師要給學生充分的閱讀時間。
      
      二、 比較點的確定是比較閱讀教學的重難點
      
      比較閱讀一般來說是針對兩篇或兩篇以上,在如此多的教學內容上,教師應當篩選,有取舍。不管是選擇字詞句為比較點,還是主題、體裁、人物為比較點,都要在課前進行充分的預設,為什么比、比什么、怎么比都是教師備課的要點。無論怎樣比,都不能偏離教學的重難點。
      
      三、教學過程是建構和生成的過程,需要活教、活學
      
      教材只是一種靜態的、潛在的資源,需要教師著意地去開發與創造,這樣才能讓教師、學生、文本進行有效地互動對話,這樣整個教學過程不再只是知識的傳授,而充滿了建構和生成。比較閱讀的課堂是開放的,要在大開大合中求同或求異,因此,應轉變教師指哪兒學生打哪兒的教學方式,大力倡導以問題為中心的發現性自主學習。在這個思路指引下,教師的任務之一 是對教材進行合理的整合,根據需要,可以打破單元界限甚至年級界限;任務之二是引導學生比較、發現、質疑、解疑。而學生的學習過程就是一個“比較、發現、質疑、解疑 ”的層層展開或步步深入的過程。這個過程也就是構建知識框架、編織知識網絡的過程。
      
      語文知識本來就是一個系統,種種規律貫穿期中。合理利用比較閱讀教學法,不僅可以使這種規律呈現出來 ,而且可以使學生加深對課文內容的認識和理解,更可以提高學生的遣詞造句能力和寫作水平。因此,讓比較閱讀走進語文課堂,會使新世紀語文課堂更加高效、更有活力。在比較閱讀的課堂,師生共同領略的不再是一朵一朵的語言之花,而是一座美麗的語言花園。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成年人视频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