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irxk"><li id="iirxk"></li></optgroup>
  •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漫談沈從文《邊城》的人性美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漫談沈從文《邊城》的人性美
      
      內容摘要:《邊城》作者沈從文,原名沈岳煥,湖南省鳳凰縣人。《邊城》以湘西小山城茶垌及附近鄉村為背景,描寫一個撐渡船的老人和他的外孫女翠翠的生活,以及翠翠與船總的兒子天保、儺送之間曲折、動人的愛情故事。作品通過對男女之間的愛情,祖孫之間淳濃的親情,鄰里之間友愛互助、和睦相處的鄉情的細膩刻畫,生動地展現了邊城人民的健康、優美、質樸的民風和人情。
      
      關鍵詞:愛情 翠翠 人性美
      
      《邊城》是一部最能代表沈從文獨特風格的作品,也是一部頗能體現他對人性美的向往和追求,這種力量使人對“愛”和“美”的人性更加珍惜,更加向往。在《邊城》中,作者賦予他筆下的所有人以一種淳厚、質樸的人性。
      
      《邊城》中的人性是非常優美的。尤其是從翠翠、爺爺、船總、順順及天保和儺送身上,無不酣暢淋漓地表達了人物豐富纏綿的內心情感。
      
      小說的女主人公翠翠是作者懷著深深的摯愛、傾注了“愛”與“美”而著意塑造的湘西少女的優美形象,翠翠是大自然的女兒,大自然給了她美麗、健康的外表,平靜、淡然、柔和的性格,純真、善良的心靈。她生活在如詩如畫的自然中。這種無塵無雜的自然環境給予了翠翠健康的外形,使其集大自然的精華靈秀于一身,猶如一泓清泉,保持著透明和純凈。“翠翠在風日里長著,把皮膚變得黑黑的,觸目青山綠水,一雙眸子清明如水晶。”翠翠像一株稚嫩的幼苗,根植于陽光明麗、草木蔥蘢的沃土中,像一朵素潔的鮮花綻放于郁郁青山之間,潺潺綠水之邊。湘西山川的秀麗景色滋潤著她,陶冶著她,使她渾身彌漫著純真之美。
      
      這是《邊城》人性美的第一個方面。
      
      首先,翠翠的出生是一種悲壯的美,給人以心靈的震撼,使人驚心動魄,心潮澎湃。翠翠是老船夫的獨生女,在十七年前同一個茶垌屯防軍人唱歌唱熟后,秘密地背著忠厚的老船夫發生了暖昧關系所生下來的孩子。有了小孩子,由于各種原因,他們結婚不成。他們一個不愿違悖軍人的責任而逃走,一個不愿意就此拋下孤獨的父親。希望共同幸福生活不大可能。經過一番考慮后,男的毅然下決心,首先服毒死去。女的卻關心腹中的一塊肉,不忍心,拿不出主張。等待腹中小孩生下后,卻到溪邊故意吃了許多冷水死去了,留下了這個可憐的孩子,在一種近乎奇跡中這遺孤居然長大成人了。
      
      其次,翠翠美在行為切合她的個性。翠翠有著對爺爺的那一份深深的依戀之情,所以她不愿意離開爺爺,就連上一里路遠的茶垌城看熱鬧,也要和爺爺一起去。她不愿意讓小船來陪爺爺,她要和爺爺一同撐渡船,一同歇息,一同看熱鬧。她是那么地毫無心機,甚至于超出了一切利害關系之上,她拉著擺渡客衣角說:“不許走,不許走!”要別人收回錢去,引來一陣陣的歡笑。隨著年齡的增長,她喜歡看撲粉滿臉的新嫁娘;喜歡聽新嫁娘的故事;喜歡把野花戴在頭上。有時過渡的是從川東過茶垌的小牛,是羊群,是新娘子的花轎,翠翠必爭著作渡船夫,站在船頭,懶懶地攀引纜索,讓船緩緩地過去。牛、羊,花嬌上岸后,翠翠必跟著走,送隊伍上山,站到小山頭,目送這些東西走去很遠了,方回轉船上,把船牽靠近家的岸邊;有時采把野花縛在頭上,獨自裝扮新娘子,她喜歡聽人唱歌,能領會歌聲的纏綿處。睡夢中,她的靈魂為一種美妙的歌聲浮起來,仿佛輕輕地在各處飄著,上了白塔,下了菜園,到了船上,又復飛竄過對山懸崖半腰去摘虎耳草。可是,當二老把老船大的酒葫蘆送來時,翠翠被二老望著,翠翠有點不好意思,溪邊有人喊過渡,翠翠卻借故走開了。隨著她一天一天地長大,她熱切地希望著幸福,盼望著愛情的來臨,但是當愛情悄然來臨時,她又似一只受驚的小兔,她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把自己愛情的心埋藏得極深,默默承受命運的安排,達到了美麗的令人憂愁的境界。”
      
      最后,作品中翠翠的心理也很美。翠翠長大后,內心便起了微妙的變化,少了一點乖巧和歡笑,多了一份深思和羞澀。有時心里完全充塞一種不分明的心緒,體味到許多原未想到過的東西。她不知道這是應該快樂的還是應該憂愁的,即使愁緒襲來,她也沉靜地咀嚼它,仿佛連愁緒也是生命所必需的。翠翠是自由的,又是惘然的。她是湘西那古老生活方式下的姑娘,她只是依著古老的法則和既有的節奏安分的生活。作品中,翠翠對二老的愛情是在無言中默默相許。大老走車路請媒人到老船夫家做媒,老船夫讓翠翠自己作決定,“翠翠不作聲,心中只想哭,可是也無理由可哭”;“回頭又同翠翠談了一次,也依然得不到結果”.對大老,翠翠是無言的拒絕,而對二老呢,則是無言地相許。二老夜晚到碧溪蛆唱歌,翠翠“夢中靈魂為一種美妙歌聲浮起來了,仿佛輕輕的各處飄著,上了白塔,下了菜園,到了船上,又復飛竄過懸崖半腰——去做什么呢?摘虎耳草!”“老船夫問,‘翠翠,你得了多少鞭筍?’翠翠把竹籃向地上一倒,除了十來根小小鞭筍外,只是一把肥大的虎耳草。老船夫望了翠翠一眼,翠翠兩頰緋紅跑了。”在這兩段描寫中,翠翠什么話都沒有,然而她的嬌羞可愛,她的對愛情的渴望和堅貞卻都栩栩如生地呈現在讀者面前了,大有李清照詞句中“和羞走,倚門回首,還把青梅嗅”之妙。翠翠的美,不需要說話,一切都在她的行動細節、微妙心理的表現中得到了充分體現。
      
      人性美的第二個方面是通過老船夫對女兒、對孫女的摯愛來體現的。
      
      老船夫是作者在小說中盡力刻畫的另一個人物。對于自己的女兒和孫女,他痛愛有加,把自己的整個身心都給了她們。十七年前,當他的獨生女背著自己與駐防的一名綠營兵戀愛,有了小孩后,他“卻不加上一個有分量的字眼兒,只作為并不聽到過這事情一樣,仍然把日子很平靜地過下去。”后來,士兵服毒死了,女兒為之殉情。老人主動挑起了哺育孤雛的重任,沒有一句怨言,幾十年如一日,風里雨里,來來去去。小孫女“奇跡”般地長大了。對于翠翠,老人總是那么遷就,不折不扣地讓小孫女體驗到父愛。通過老船夫,作者謳歌的是一種古樸的象征著“愛”與“美”的人性與生活方式。天黑了,翠翠坐在懸崖上,心中覺得很悲傷,一只螢火蟲尾上閃著藍光,很迅速地一飛而過。翠翠銳聲叫道:“爺爺,為什么不上來?我要你!”船上的祖父聽到這種帶著嬌,有點兒埋怨的聲音,一面粗聲粗氣地答道:“翠翠,我就來,我就來!”一面心中卻自言自語:“爺爺不在了,你將怎么樣?”在清冷的碧溪蛆,白塔,渡船,黃狗,祖孫倆相依為命。“若說是爺爺的慈愛給了翠翠安全感,那么必是翠翠的乖巧、明慧和天真給了風燭殘年的爺爺以人生的意義和活下去的勇氣。”隨著歲月的流逝,轉眼間,外孫女己出落成一個如她母親一樣美麗的少女。從此,在老船夫的心里又多了一層心事:為翠翠找一個如意郎君。老人開始為翠翠的歸宿著急了。他一心想著翠翠既是她那可憐的母親交給他的,翠翠大了,他也應該把翠翠交給一個可靠的人,手續清楚了,他的事才算完結了。當老人得知大老天保喜歡上翠翠時,既驚又喜,盼望著她從此能找一個好人家,開開心心、輕輕松松地過日子。從此他的心事也好有一個了結。因此,當大老天保說出對翠翠的愛慕之情時,老人一針見血地指出:“下棋有下棋規矩,車有車路,馬有馬路,各有走法。”所謂“車路”,意指媒人說媒提親,男女婚姻由雙方家長做主,所謂“馬路”,意指男女雙方以歌傳情,一切由男女雙方自己做主。老人真心希望能促成這樁親事,大老走車路,應當由大老爹爹做主,請了媒人來正正經經同我說,若走的是馬路應當自己做主,站在渡口對溪高崖上,為翠翠唱三年六個月的歌,一切由翠翠作主。老人的意思不管你怎樣選擇,你都該作出決定,采取行動了。另一方面,老人又怕傷害到翠翠,用玩笑的方式含蓄地告訴翠翠,翠翠在失望中,懶懶地坐在船上漫不經心地剝豌豆,將一簸箕豌豆全倒在了溪水中。翠翠心事忡忡地走到蔥地邊,他連話也不敢說,生怕翠翠會把一塊地的蔥全掐掉。當老人意會到翠翠心中喜歡的是二老儺送時,老人又忙碌著張羅。一場大病,走路也踉蹌,他還急著到城里去,找到船總順順打聽關于二老親事的情況。可是,大老天保下河遇險了。在順順和二老心中,總認為這事與翠翠有或多或少的關系。盡管老船夫要為孫女翠翠的命運抗爭,要為翠翠作一個完美而“清楚”的交待,他拼命抗爭卻心力交瘁,再也無力支撐了,終于在一個雷雨交加的夜晚,雷聲將歇的黎明前,正是那無情的雷雨讓爺孫小屋后的白塔坍塌之際,老人一病不起了。就在臨死之前,老人還擔心翠翠害怕驚雷,強撐起身來把一條布單搭在她身上,擔心她著涼。爺孫之間的親情之愛結束了,人性之愛卻永不終結。他帶著萬般無奈和無限的愧疚悄悄地離開了人世,他對女兒、孫女的愛仿佛就是我們炎黃子孫祖祖輩輩、生生息息得以繁衍的血緣紐帶。老船夫慈祥、敦厚、善良、凡事但求心安理得的良好品德仿佛就是我們中華民族傳統美德的化身;從他的身上我們看到了中華民族那原始而又古老純樸的人性之美。小說正是通過老船夫這個典型人物的描述來展現親子之愛的人情美。
      
      人性美的第三個方面是通過老船夫對自己工作的敬業和對過渡人的慷慨來表現的。
      
      渡船屬公家所有,過渡人本不必出錢,但看到老船夫如此辛苦,渡客心里不安,臨下船時總要抓把銅錢擲到船板上,留給祖孫倆。老船夫則必一一拾起,依然塞到那人手里,儼然吵嘴時的認真神氣:“我有了口糧,三斗米,七百錢,夠了!誰要你這個!”老人有時卻情不過,便用此錢買回茶葉和煙草,弄茶水供給過渡人解渴,或是把

    [1] [2]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成年人视频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