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irxk"><li id="iirxk"></li></optgroup>
  •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文本細讀——語文教師必備的專業素質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文本細讀——語文教師必備的專業素質
      
      文本細讀是近年來在小語界逐漸流行的一個新名詞,它取代的是我們這代人曾經耳熟能詳的四個字——鉆研教材。至于兩者有何區別,專家這樣解析:鉆研教材是直接為了上課,功利性較強,而文本細讀既是教師專業發展的需要,又是語文教師詩意生活的組成部分。這是否又是一個形而上的文字游戲,在風行正盛的今天,我們無法考量其生命力和客觀性,唯有交給“時間”去檢驗和沉淀。但我想,任何一個新概念的誕生都有其特定的時代背景,而文本細讀這一概念,就是課程改革深化階段應運而生的產物,是新課改背景下對語文教師的專業發展、備課提出的又一個高標準和新要求。
      
      其實文本細讀這個概念并不是小語界某位高人所創,它根植于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英美涌現的“新批評”文學流派,其主要觀點有兩個:一是強調文本本身就是一個獨立的存在;二是強調把解讀的重點放在文本內部組織結構上、放在細節的解剖上、放在對語言價值的追求上。而語文教學中所提出的文本細讀,就是吸收了“新批評”的這些理念和方法,所以,在文本細讀的教師眼里,文本是有生命的,是獨立存在的,需要教師用自己的情感和思想去激活、去點燃。這個時候,他的身份不再是一個教師,不會只把文本作為學習語言的工具,而是以一個純粹的閱讀者進入,去享受“亂花漸欲迷人眼”的閱讀風景,去追尋“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的至美大境界。而此時的文本細讀,已然超越了語文教學的需要,蛻變成了一個人享受閱讀、品味文學甘飴的私密旅行。而行至這樣的閱讀高處,教師更容易從文本中見人之所未見,聽人之所未聞,感人之所未感,才能有機會與最原始的閱讀美景不期而遇。那么,作為一名語文教師,一個成年的閱讀者,又該從哪些方面入手進行文本細讀呢?
      
      一、品味語言
      
      文學作為語言的藝術,文本細讀的起點一定是文章的語言。葉圣陶先生曾說:“一字未宜忽,語語悟其神。”揣摩語言,潛心涵泳,不輕易放過文中的一字、一詞、一句甚至一個標點,惟其這樣,方能體察作者的匠心獨運、文思精妙,以至達到與作品、與作者情感共振的深度融合。著名特級教師竇桂梅在教學辛棄疾的《清平樂。村居》一課時,敏銳地抓住了“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吳音相媚好,白發誰家翁媼。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鳥籠,最喜小兒無賴,溪頭臥剝蓮蓬。”中的“相媚好”,讓學生領會“醉”的含義,領會詞的意境,別有一番情趣。她讓學生想象“翁”和“媼”當時所說的話。想象中,孩子們將老兩口情深意篤、相互喜愛的畫面淋漓盡致的展現在大家面前,給人無限溫暖和美好的感受。
      
      生:讀者“醉里吳音相媚好”,我仿佛聽到媼夸贊翁說:“老頭子,你一生都是我們家的頂梁柱,現在好了,三個兒子多能干啊!”翁對媼說:“老婆子,你才能干呢,給我生了三個好兒子啊!”
      
      ……
      
      師:就這樣,老兩口聊啊聊啊,這讓我想起一首歌:一路上我們收藏歡笑,就這樣一直到老,坐著搖椅,慢慢聊……此情此景可以凝聚成一個字,那就是——
      
      生:媚。
      
      師:不僅他媚,她也媚,這就叫——
      
      生:相媚好。
      
      師:這是怎樣一個“醉”啊,因媚而醉。
      
      又如著名特級教師王崧舟老師執教的《慈母情深》有這樣一個細節:母親說完,立刻又坐了下去,立刻又彎曲了背,立刻又將頭陷在縫紉機上,立刻又陷入了忙碌。王老師一定注意到了“立刻”一詞的玄妙。因此他緊緊抓住這個詞語:讓學生說說“立刻”的同義詞,想想這一連四次出現的“立刻”,是否犯了重復的毛病?換上“馬上”、“迅速”等同義詞可以讓語言更豐富些,但會不會比用四個“立刻”更好……簡單的語言,在王老師的教學智慧引領下,真的被學生讀出了無盡的情味。
      
      文學的魅力來自于語言的魅力,濃也好,淡也罷,俗也好,雅也罷,都如那半遮面的玲瓏少女。要想一睹芳容,須得揭開那層層面紗,象征、借代、擬人、想象、夸張、隱喻等等藝術表現手法都可以作為我們細讀文本的突破口,悉心體味、發掘內涵,最終把知識語言、故事語言變成自己的心靈語言,甚至人生的智慧語言。
      
      二、關注細節
      
      細節描寫是文學作品中對人物性格、社會環境、自然景物以及情節發展的最小組成單位所作的細膩描寫。細節雖小,卻如細微的核子一樣,能在文學作品中釋放出巨大的震撼力。作為一名語文教師,作為一個閱讀者,必須善于捕捉那些在文中一閃而過的細節描寫,反復玩味、推敲,在賞讀的曲徑上慢慢行進,直至與作者的心意美麗邂逅。《我的伯父魯迅先生》中有這樣一段話:“他們把那個拉車的扶上車子,一個蹲著,一個半跪著,爸爸拿鑷子夾出碎玻璃片,伯父拿硼酸水給他洗干凈。他們又給他敷上藥,扎好繃帶。” 這是一段對伯父和父親救助車夫的動作細節描寫,文字平淡樸實,很多人在閱讀時會一帶而過。但其實,只要我們讓學生想一想:伯父和爸爸是什么人?那個拉車的是什么人?他們在當時的社會各處在怎樣的地位?魯迅是大作家,我的爸爸周健人是生物學家,而拉車的是最底層的勞動人民。兩個大知識分子讓拉車的坐在車上,而自己則蹲著半跪著,這在舊社會是不可思議的,此情此景不就是魯迅先生“俯首甘為孺子牛”精神的最好形象寫照嗎?
      
      《獻你一束花》是現行教材五年級下冊的一篇課文,記敘了一位機場女服務員向一位失敗的女運動員獻花的故事,說明了鮮花不僅應該獻給英雄和勝利者,更應該獻給失敗者以表鼓勵。這篇馮驥才先生的散文首尾呼入應、結構嚴謹,其中尤以諸多的細節描寫見長。其中有一處場面描寫很耐人尋味,就是當失敗的女運動員回到首都機場時所遭遇的冷清境遇。如果教師沒有足夠的語言敏感度,會淺淺地帶著學生走一遭即可,讓學生對于女運動員失落的原因的理解僅僅停留在“她發現很少有人招呼她,攝影記者也好像有意避開她”這樣一個表淺的認識基礎上。朱光潛先生曾說:“在文字上推敲,骨子里實際是在思想感情上推敲”.一位老師在執教本課時,就敏銳地引領學生在這段文字中來回暢游,通過引導學生對于“成功歸來的景象”和“失敗歸來的情景”的對比朗讀,抓住表現人們“熱情”與“冷淡”的關鍵詞讓學生反復感悟,學生很快體會到正是由于人們對待成功者與失敗者態度的巨大反差,才讓女運動員的內心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如果說文學作品是一顆樹,那么語言則是樹上的片片葉子。它的大小、疏密、色澤直接決定著這棵樹的面貌,而細節,則如點點繁花藏在葉子中間,把樹站成一幀最飽滿、最華美的風景油畫。要想盡得畫中真味,你得有一雙慧眼,尋“花”、賞“花”,讀出藏在表面之下的“花語”.
      
      三、知人論世
      
      “知人論世”的字面意思是了解一個人并研究他所處的時代背景,作為中國古代文論的一種觀念,它是由孟子提出的一種文學批評的原則和方法。知人論世,應當是“論世”第一,“知人”第二。因為作家的寫作常常是在特定的情境下進行的。特定的歷史時代、特定的寫作契機、特定的民族文化、特定的寫作沖動……回到歷史背景的情境還原,會讓解讀更為真實、深刻,有時甚至走向厚重。背景雖然通常并不直接顯現于文本之中,但卻決定著作品的筆力走向、主題意蘊。
      
      還是那首辛棄疾的《清平樂\村居》。初看字面,我們只能還原再造出一幅安寧和諧的鄉野生活畫面,但是走進作者生活的時代,聯系他的政治抱負,我們會發現這首詞絕非如此淺易。讓我們回到北宋末南宋初,那個被金兵踐踏,只能不斷退守、偏安一隅的可悲朝代。讓我們從詩詞本身的微觀世界轉向宏闊的歷史背景。再回溯《清平樂\村居》的表達意境,你體會到的就不再只是寫意抒情的田園風光,而是一個愛國文人對于民族國家安危的深切憂患:北方戰事正緊,遲早有一天,南方也會被這戰火裹挾,而那時,這樸素美好的鄉居生活,這溫暖動人的天倫之樂又將怎樣呢?也許正應了那句詩—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然而,戰爭再殘酷,也砍不斷生命的脈搏,親情的溪流,愿這“相媚好”的人生愿景普天之下的黎民蒼生都能擁有!
      
      《送元二使安西》是被后人尊為“詩佛”的唐代詩人王維所作。初讀此詩,只是覺得清新雋永、明白如話,再無其他。然《唐詩摘抄》一書卻稱它為“送別詩”之首,這極高的贊譽讓我不得其解,遂翻閱大量的背景資料,包括對王維的生平介紹。過后掩卷而思,不得不折服于詩人那份超然、淡定的禪心慧根。“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詩人原來早已超拔到了人生的另一境界。表面看,詩人與好友依依惜別,以酒相送,而實際是他深知在這戰事不定的年代,好友被委派戍邊,沒有十年八載是回不來的,而在這無垠的時間曠野里,每個人的際遇又是如此飄忽,生命又是如此脆弱,也許渭城一別便是永遠。而歷史的真實就是在他與元二分別六年之后,便真的與世長辭。詩中的那句“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也就真的成為了他和友人之間的讖言,此時你再來體會“無故人”三個字,是不是字如千金,令人不忍卒讀?難怪學生上到此處,會動情而發:“這酒不僅是一杯傷心的酒、依依惜別的酒,更是一杯生離死別的酒啊!

    [1] [2]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成年人视频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