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irxk"><li id="iirxk"></li></optgroup>
  •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莫道雕蟲不壯夫--漢字筆順論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莫道雕蟲不壯夫--漢字筆順論
      
      內容提要
      
      書寫漢字楷書筆順和行書筆順并不是每個字都一樣。這是楷書和行書的使用目的不同的決定的,楷書端莊靜穆,用于廟堂巨制;行書靈動瀟灑,書寫快速,便捷,用于信函書札。因此,就有了兩種不同的筆順,即楷書筆順和行書筆順
      
      隨著隸書的不斷演變,伴隨而來的是楷書行書和草書。有了行書草書就有了行草書的筆順,寫楷書不能用寫形草的筆順,同樣寫行草書也不能用寫楷書的筆順。
      
      因書體不同,兩種筆順絕不能混為一談,現在人教版小學語文課本中,在識字教學中就存在著 來指導寫楷書的問題。
      
      關鍵詞
      
      楷書筆順  行書筆順不能混為一談
      
      正文:   書寫漢字楷書筆順和行書筆順并不是每個字都一樣。這是楷書和行書的不同使用目的 所決定的,楷書端莊靜穆,用于廟堂巨制;行書靈動瀟,書寫快速,便捷,用于信函書札。因此,就有了兩種不同的筆順,及楷書筆順和行書筆順
      
      所謂筆順,就是寫字時壁筆畫的先后順序。重點在順,寫起字來順手,不違背筆畫的先后順序,既先橫后豎,先橫后豎,先撇后捺,從上到下,從左到右,先里頭后封口,先中間后兩邊。這樣寫起字來結構好安排,寫出來的字就美觀。不管用毛筆寫字還是用硬筆寫字,其筆順都一樣。中國的位文字從最早的陶文至今長達四五千年,從陶文、甲骨文、大篆、小篆、隸書到楷書,七易其變,但從隸書到楷書兩千年來,除行書草書外,筆順始終不變。在文字傳承過程中產生的筆順規則,是幾千年來在文字書寫過程中的經驗總結。
      
      從漢代開始把文字的研究列入小學,直至清朝代代相傳,從不間斷。社會發展到今天,不乏喧囂、浮躁,急功近利之風氣,勢必影響到語言文字的發展,其表現為對語言文字的使用不嚴謹。但作為中國的語文識字教學,替丁要用科學嚴謹的態度對待祖國的語言文字,使其健康成長發展,這是歷史賦予我們的眾任。東漢末隨著隸書的不斷演變,伴隨而來的是楷書、行書、草書。有了行草書就有了行草書的筆順,寫楷書不能用寫行草書的筆順,同樣寫行草書也不能用寫楷書的筆順。
      
      因字體不同,兩種筆順絕不能混為一談,現在人教版小學語文課本中,在在識字教學字中就存在著用行書筆順來指導寫楷書的問題。如人教版一年級上冊第一課中的“火”字,其展開筆順是:點、左上端撇,中間長撇,捺。這種寫法實際上違背了從左到右的順序,實行草書的一種寫法。楷書的每一點話都有一個插筆收筆的過程,“火”字的第一筆“點”逆鋒入筆,行筆過程向右上拱起,然后回鋒向左收筆,即使用硬幣寫字筆畫棱角沒有毛筆那么夸張,行筆過程也和毛筆一致。寫楷書比比獨立,點畫沒有連帶呼應,假如按教科書上講的筆順寫,獻血點,左上端撇,不但兩個筆畫的路線相反,而且兩個筆畫中間距離多遠為好,不好掌握,沒有著落,給寫字帶來了困難。如按從左到右順序來寫,間架結構就好安排。實際上五十歲以上的人都這么寫。第十二課“方”字,其筆順是:點  ,橫,橫折鉤,撇。這種寫法實際上是違背了從上到下順序。第十六課“里”字其筆順是:豎、橫折、橫、橫、豎、橫、橫。這種寫法既違背了從上到下的順序,有違背了先橫后豎的順序。相這樣的例子還有如:“乃”、皮、豎心旁的寫法。另外,“皮”字和“乃”字的筆順,既不是楷書的筆順,又不是行書的筆順。“乃”字先寫橫折折折鉤,再補一撇。“皮”字先寫橫鉤在寫前面一撇,這種補一筆的寫法是本末倒置,比著葫蘆畫瓢。
      
      以上舉例都是用寫行書的筆順寫楷書。
      
      翻開歷代碑帖,同是一字楷書和行書的筆順截然不同。先看“火”,字,在《玄秘塔》被帖中碑帖中,柳公權寫“熾”字,在《顏勤禮》碑帖中顏真卿寫“秋”字,火字其筆順都是先寫左邊一點,再寫中間長撇,最后寫右邊一段撇和捺。只要一看插筆、收筆、布局就知道是按從左到右順序寫的。同樣是帶“火”字旁的字,草書就變了樣。在《張旭古詩四帖》中,張續寫“燭”字時,“火”字他先寫,兩點,再寫中間一豎,然后在豎上連帶一點代表捺,同時又和右邊的“蜀”字連在一起。楷書筆順和行書筆順不同昭然若揭。
      
      再看“方”字,智永在《真草千字文》中寫“方”,字楷書筆順是:點、橫、、撇、橫折鉤。草書是:先寫一橫,然后將點和橫鉤連成一筆寫下來,在馮承素《蘭亭序》中“放”字中的“方”筆順是:點,橫和撇連在一起,最后寫橫折鉤。
      
      最后看豎心旁的寫法,同時豎心旁,柳公權在行書《蒙詔帖》中先寫兩點,再在兩點中寫一豎,豎又和兩邊的“青”連在一起。而他在<玄秘塔》中寫“懼”字,筆順就按從左到右的順序來寫,看插筆和收筆就知道。《宋拓懷仁集王圣教序》中“乃”字先寫撇,再寫橫折折鉤。智永《真草千字文》中也先寫撇,智永寫“彼”字時“皮”也是先寫撇再寫橫溝。
      
      以上例子枚不勝舉,試按行書連帶呼應筆順寫楷書,就表現不出端莊靜穆,法度森嚴的的廟堂之氣,如不連帶呼應筆畫之間的空間的方位就不好掌握,孰優孰劣顯而易見。
      
      以上拙見敬請書法前輩與方家指正,給以上舉例漢字書寫筆順以正名,則億萬子孫幸甚,教育幸甚!
      
      附注:參考碑帖
      
      柳公權《玄秘塔》文物出版社1983年二次印刷第43也“熾”字,第47頁“懼”字。
      
      顏真卿《顏勤禮》文物出版社“秋”字。
      
      張旭《古詩四帖》文物出版社1986年第一次印刷第一頁“燭”字。
      
      智永《真草千字文》文物出版社1983年第一版第一次印刷第五頁“乃”字,第八頁“方”字,第十頁“彼”字。
      
      馮承素摹本《蘭亭序》上海出版社1991年第一版第二頁“方”字
      
      柳公權《蒙詔帖》上海《書法》1986年第六期附頁“情”字。
      
      《宋拓懷仁集王圣教序》文物出版社1984年第一版第37也“乃”字。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相關文章:
    成年人视频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