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irxk"><li id="iirxk"></li></optgroup>
  •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打開學生的“狀態”之門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打開學生的“狀態”之門
      
      曾記得竇桂梅老師來我校上繪本課《我的爸爸》一課時,竇老師在宣布下課以后,沒有一個同學站起來,大家都還沉浸在老師創設的情境里。直到老師又一次提醒學生:“孩子們,下課了。”孩子們才戀戀不舍地從座位上站起來,磨磨蹭蹭地離開座位回到教室去。為什么出現這樣的現象?那是因為孩子們進入“狀態”了。什么是狀態?有人說:“狀態是一種情緒,一種氛圍,是人在活動中作為主體時才有的一種精神形態。教育者說:”狀態是一種教育資源,是一種生成性的精神資源。“沒有狀態,其他的資源就會像蘊藏著的豐富的金礦一樣,雖然存在,卻是沉睡著的。狀態是新課堂之”門“,正如《學習的革命》指出的:”這個學習之‘門’必須打開,否則真正的學習無法發生。“怎樣打開狀態之門呢?我進行了一些嘗試:
      
      一、披情入文。
      
      白居易說:”感人心者,莫先乎情。“作者流眼淚,讀者才能受感動;教師有熱情,學生才會被感動。可見讓學生進入狀態最根本的還是在于教師是否進入狀態。教師進入狀態的程度取決于教師自身的能源儲備,包括知識的、能力的、方法的、情感的、理念的。如在閱讀教學中,要使學生產生閱讀期待,教師必須對作品有深入的研究,要深刻解讀作者的人生經歷和文章的寫作背景,這樣才能深入剖析作品,進入角色,以飽滿的精神,將文中的情與自己的情融注于講解之中,洋溢在講臺之上,流入學生的心田,喚起學生的情感。
      
      請看一個教學片斷:
      
      (學生初步理解詩句后,教師出示課件,展現在學生眼前的是這樣一幅景象:浩蕩的江水,孤帆漸行漸遠,即將消失在水天相接之處。)
      
      師:此刻,你就是站在江邊的大詩人李白,你的好朋友孟浩然就要和你分別了,你們不能再在一起談古論今、吟詩作賦;不能再在一起痛飲美酒、暢敘友情了。你久久地佇立江邊,遙望那一葉孤帆,不想對老朋友說些什么嗎?
      
      (學生略作思索,便舉起了小手。)
      
      生:孟兄,今日一別,我倆何時再見?愿你早日歸來,你我重敘友情!
      
      生:老朋友,你孤身遠行,一路上要多保重啊!
      
      生:小船啊,你慢慢地行,讓我再看一看老朋友的身影!
      
      ……
      
      (學生說得滔滔不絕,漸漸進入意境。)
      
      師:真是難舍難分啊!所以,李白深情地吟誦詩句,以表離別之情。同學們,哦……不,詩仙李白,此刻,你就通過吟誦詩句來表達情感吧!
      
      (學生一個個爭著朗讀,讀得投入,讀得動情。一位學生讀”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時,越讀越輕,越讀越慢,到最后幾個字,只留下微弱但還清晰的聲音,那種難舍難分的情感表達得淋漓盡致。)
      
      看了上面的教學案例,不禁為這位老師巧妙的朗讀指導所折服。教師沒有作多少朗讀技巧的指導。她所做的主要是自己先用飽含激情的語言努力創設情境,將作者的情感轉化成學生的情感,設法使學生從旁觀者的角色轉為當事人的角色,讓學生進入大詩人李白的內心世界,去體會詩人的情感。學生仿佛已不是學習者、朗讀者,而是那黃鶴樓下江邊的李白,他們的心完全沉浸在古詩描繪的意境中。正是因為學生已感受到詩人與朋友之間的濃厚情誼,感受到分別時的惆悵,才能深情地吟誦。學生在吟誦中所表達的是自己的真情,朗讀時的聲音、氣息,和諧地融入他們發自內心的情感中,是內心情感的自然外化。
      
      二、載悅入堂。
      
      學生能否進入學習狀態與精神是否愉悅也有著密切的關系。因此,要激發學生的學習狀態,必須保證學生所處的課堂是有”悅“承載的課堂,要讓學生有”悅“的體驗。其實,就語文來說,用形象作詞,用感情譜曲,它本身就是美的,是一種感性的存在,能帶給人愉悅感。所以,要讓語文課成為有”悅“的課堂,關鍵在于我們怎樣引領學生感性地學和體驗嘗試成功的快樂。
      
      首先,我們要給學生思考的自由、說話的自由和抒情的自由;教師要放棄”話語霸權“、”情感霸權“和”價值霸權“,平視學生,用溫暖的眼神關注每一顆敏感的心靈,用真誠的心聆聽每一朵花開的聲音。
      
      其次,教師要學會用幽默、風趣、詼諧的語言調節課堂,用生動、有趣、益智的活動組織課堂,用技巧控制課堂,用智慧駕馭課堂,讓我們的課堂充滿和諧。和則美,美則愉悅;諧則暢,暢則通達。人格獨立和精神自由營造出來的和諧情緒和氛圍,會影響課堂的整體狀態,而這種整體狀態往往會成為一個精神的”場“,產生狀態的效應,反過來會激發個體的學習狀態。
      
      再次,教師要讓學生體驗成功所帶來的愉悅感。教育心理學研究表明:”一個人只要體驗一次成功的喜悅,更會激起無休止的追求意念和力量。“因此,教師不僅在善于激發學生心靈深處那種強烈的探求欲望,而且更要善于讓學生在自主學習中獲得成功的情感體驗,使學生在不斷獲得成功的過程中發展自我。當學生獨立思考獲得新穎獨到的見解后,往往會產生”我的想法會得到同學的認可嗎?“;”老師會不會批評我嗎?“;”我回答錯了,同學會不會笑我?“等心理,結果欲言又止。鑒于此,我都采用表揚,熱情鼓勵,以促使學生探索精神和行動的發展,燃起學生創新的火焰。
      
      三、布白入境。
      
      ”布白“是藝術創作中常用的手法,是指為了更充分地表現主題而有意留出的空白。”踏花歸來馬蹄香“、”蛙聲十里出山泉“,都是有名的”布白“之作,目的是留給欣賞著遐想的余地。閱讀教學也是一門藝術,教師可在知識的銜接處,或講授高潮時,或提出問題之初,或得出結論之后,留有一定的時間讓學生細細咀嚼,反復品味。通過創設的”空白“,引領學生進入一種思考探索的狀態。當然,教師不能為布白而布白,所布之”白“,必須能使學生出”實“來。
      
      如教學《生命的壯歌》一文,我在課文的結尾時設計了這樣一個布白:獵人們個個驚得目瞪口呆,不由自主地放下了獵槍。此時,獵人們會想些什么?學生們通過與文本對話,各自有了不同的體驗。有的說:”獵人看到了這動人心弦的一幕,心靈受到了極大的震撼。“有的說:”老羚羊為了年輕羚羊的生存,自愿獻身 的壯舉太令人敬佩了!“有的說:”獵人們看到這些小羚羊,想到了自己的孩子,不由自主地放下了獵槍,不忍心再去傷害無辜的生命“……
      
      四、設奇入神。
      
      現在的課堂非常關注和提倡動態的生成,但并不意味著否定預設的重要性,相反,”生成“的質量在很大程度上依賴于”預設“的質量。那些奇妙的、靈動的預設,會使我們的課堂亮點閃爍,精彩迭出。我們經常看到一些教師的課異彩紛呈,除了他們駕馭課堂的嫻熟技巧外,課前預設的”新“與”奇“也是最直接的因素。他們或在教學設計上別出心裁,或在文本感悟上獨具慧眼,或在課堂操作上另辟蹊徑。如王松舟老師上《萬里長城》一課時,以題詞導入教學,又以題詞結束教學,首尾呼應,結構精致,將一條橫貫東西、逶迤曲折的人工長城演繹成了融會古今、堅強剛毅的人文長城,令學生沉迷其中。
      
      五、評價入木。
      
      在課堂上,只要使用得當,教師短短的幾句或寥寥數語的評價,便能在第一時間內對教學進行調控,不斷調整學生的學習狀態。值得注意的是教師要從”一切為了學生的發展“的核心理念出發,評價語要充滿人文關懷,滲透陽光和愛意,要真實、科學,能準確地反映學生的學習狀態,給學生的正確的信息以及認知行為的指導。比如有一位老師在上《海灘上的小姑娘》一課時,讓一學生板書課題。那學生非常用心地寫,字寫得很端正,可惜她不知怎么的,把題目寫成了兩行:”海灘上的“為一行,”小姑娘“又另起一行寫,而且,”海灘上的“這四個字寫得很大氣,而”小姑娘“三個字卻后繼乏力,寫得很小氣,縮成一團。那老師見了不由得樂呵呵地說:”你寫字就像畫畫,還講究一個意境呢!一看到你寫的題目,我們就可馬上聯想到一個‘小小’的小姑娘在那一片‘大大’的海灘上的情景。接下來,請大家快速讀課文,想一想,這小姑娘是不是真的只是一個‘小小’的小姑娘?“老師這么一說,學生們的讀書熱情馬上就被激發起來了。后來通過討論,大家一致認為,這個海灘上的小姑娘的表現證明她是一個具有美好心靈的人。人雖小,可心眼兒卻不小。最后,老師又請那位學生上來把寫小了的”小姑娘“寫大,”還她以本來面目“,讓大家牢記小姑娘的高大形象。這位老師做得多么巧妙!他抓住了學生在板書時不經意中出現的疏忽,以此為契機,破題導讀,并把它作為貫穿整堂課的主線引導學生深入理解課文。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成年人视频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