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irxk"><li id="iirxk"></li></optgroup>
  •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論辯能力的培養要從小學抓起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論辯能力的培養要從小學抓起
      
      [摘  要] 口語交際能力的培養是語文能力培養的重要內容之一,而培養學生的論辯能力則是口語交際能力培養的一個重要課題。而論辯能力的培養則是口語交際教學的一個基本方法。作為一名語文教師,如何培養學生具有良好的論辯能力,是一個不可忽視的話題。本文通過對《語文課程標準》、現行人教版小學語文教材的編排設計特點、兒童心理學的角度以及現代社會生活等方面進行較為深入的研究,論證了培養小學生,尤其是小學高年級學生論辯能力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并且結合他人已有的與本人的教學實踐經驗,探討一條培養小學生論辯能力的切實可行的教學路子。
      
      [關鍵詞]  小學生 ;論辯能力 ;重要性;必要性;可行性
      
      論辯,即辯論,是指對某一事物或問題,意見不同的雙方各自陳述不同的論據以辯駁爭論,以便最后得到正確的認識或共同的意見。分而言之,論指論述說服;辯指爭辯反駁。論辯的方法可分為雄辯、詭辯,以及由二者之中派生出來的悖論。但是不管采用哪種方法,縱觀歷史發展過程中所發生的種種事實,我們不難看出凡是具備卓越論辯能力的人,在特定的語言環境中往往能憑著縱橫捭闔的口才收到出奇制勝、意想不到的效果,更有甚者,憑著出眾口才出世入仕,加官進爵。可見,“口才”是“人才”的重要構成因素。在社會競爭日益激烈的21世紀,培養能說會道、能言善辯、口才卓越的人才,無疑是教育的一大重任。因此,《全日制義務教育語文課程標準(實驗)》設計了三個維度,貫穿了識字寫字、閱讀、寫作、口語交際和綜合性學習等五個領域的課程結構。但是,縱觀我們的小學語文教學,對論辯能力的培養卻不重視或重視得不夠。所以我們有必要重申:論辯能力的培養必須從小學抓起。
      
      培養小學生論辯能力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論辯是口語交際的四種基本類型之一,論辯能力的培養是口語交際能力培養的一個基本方法。能力的培養關鍵在教育,研究表明,培養學生良好論辯能力,具有重要的意義,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要求。
      
      (一)《語文課程標準》的要求
      
      論辯能力的培養這個話題,并不是新興的,追溯起來已有較長的歷史。早在1929年頒布的《中小學課程暫行標準》中,語文科的作業就包括“說話”一項,其中五、六年級規定的訓練項目就有“辯論”的練習。此后的各種大綱均有不同的要求。
      
      2002年頒布的《全日制義務教育語文課程標準(實驗)》(以下稱《課標》)中,課程的基本理念關于全面提高學生的語文素養這樣闡述:“語文課程應該培養學生熱愛祖國語文的思想感情,指導學生正確地理解和運用祖國語文,豐富語言的積累,培養語感,發展思維,使他們具有適應實際需要的識字寫字能力、閱讀能力、寫作能力、口語交際能力。” [1] (P2)課程基本理念關于正確把握語文教育的特點這樣闡述:“語文課程還應考慮漢語言文字的特點,對識字寫字、閱讀、寫作、口語交際和學生思維發展等方面的影響,在教學中尤其要重視良好的語感和整體的把握能力。”《課標》關于口語交際的教學建議指出:“口語交際能力是現代公民的必備能力。應培養學生傾聽、表達和應對能力,使學生具有文明和諧地進行人際交流的素養。” [1] (P2)
      
      從課程目標的設計思路來看,總目標這樣要求:“具有日常口語交際的基本能力,在各種交際活動中,學會傾聽,表達與交流,初步學會文明地進行人際溝通和社會交往,發展合作精神。”目標強調以貼近生活的話題或情境來展開口語交際活動,重視日常生活中口語交際能力的培養,重在參與,體現了口語交際的實踐性。如第一學段目標:“積極參加討論,對感興趣的話題發表自己的意見”;第二學段目標:“能就不理解的地方向對方請教,就不同的意見與人商討”;第三學段目標:“課堂內外討論問題,能積極發表自己的看法。”無論是總目標還是階段目標,都對“口語交際”的教學提出了相應的要求。
      
      以上闡述,我們不難解讀《課標》對口語交際能力培養的內涵和要求。語文素養是以語文能力為核心的,而語文能力則包含識字寫字、閱讀、寫作、口語交際、綜合性學習等能力,任何一方都不是孤立的。培養學生的口語交際能力是提高學生的語文素養的主要途徑之一。語文課程的基本特點決定語文教育必須為培養學生良好口語交際能力服務。
      
      而《課標》中所提到的“討論”、“商討”、“發表自己的意見”、“表達和應對能力”等關鍵詞,其所體現的都是論辯的一種形式。可見,培養小學生的論辯能力,是《課標》的要求。
      
      (二)教材的設計意圖
      
      根據《課標》的理念及課程設計思路和編排的特點,人教版小學語文教材有意識地滲透和安排了很多口語交際的訓練內容,其中不乏闡述、說服、申辯、反駁等成分。如:2002年出版的人教版小學語文課本,在入選的課文中,編者也有意編排了關于論辯內容的課文,如:《兩小兒辯日》、《矛與盾》、《將相和》、《晏子使楚》等。2002年出版的人教版小學語文課本第11冊積累·運用四P81和第12冊積累·運用五P117要求學生能夠當眾演講(演講的主要成分是論述說服)。第九冊積累·運用五P108、第11冊積累·運用六P118和第12冊積累·運用三P74等均有要求學生進行辯論的練習。
      
      可見,培養小學高年級學生的論辯能力是教材的要求。
      
      (三)論辯能力的培養是學生發展的需要
      
      “為了每一個學生的發展”是新課程的基本價值取向,是我國素質教育課程體系的根本要求。為了提高學生的思維品質和創造精神,課程標準有“在發展語言能力的同時,發展思維能力,激發想象和創造潛能。”的要求。
      
      辯論是思想的競賽,也是說理的競賽,著名學者余秋雨也說過:“辯論其實就是一場智力游戲。”在辯論過程中需要迅速調集個人的知識儲備,具有邊聽、邊整理的能力,判斷別人見解正誤的能力,確立自己立論的能力,快速組織語言作出針對性講析的能力等。通過辯論可以鍛煉學生注意力的指向性,思維的靈活性、敏捷性,提高推理演繹能力和隨機應變能力。
      
      中小學階段是學生的想象力和形象思維發展的重要時期。組織學生圍繞看法不一致的主題進行討論,可以提高學生思維的敏捷性和口語交際的辯論能力。辯論是難度較大的一種討論形式,正反雙方要通過激烈的爭辯來捍衛自己的觀點,駁斥對方的觀點,明辨是非,提高認識。
      
      因此,培養小學生的論辯能力,是學生自身發展的要求。
      
      (四)社會和生活的要求
      
      我國南北朝時期的大評論家劉勰在《文心雕龍》一書中,曾高度評價口才的的作用:“一言之辯,重于九鼎之寶;三寸之舌,強于百萬之師。”春秋時,毛遂自薦使楚,口若懸河,迫使楚王歃血為盟;戰國時,蘇秦游說諸侯,身掛六國相印,促成合縱抗秦聯盟;甘羅十二歲出使趙國,憑著如簧巧舌就說服趙王現出五座城,因而官拜上卿;東漢末,諸葛亮出使東吳,舌戰群儒,說服吳主孫權聯劉抗曹,終獲赤壁大捷;建國初,周恩來奔走各國,談笑風生,言談間卷舒風云,樹立了中國外交新形象;“二戰”時,羅斯福、丘吉爾慷慨陳詞,雄辯滔滔,喚起千百萬人民與法西斯決一死戰的信心,扭轉了世界局勢;20世紀80年代,撒切爾夫人妙語連珠,精心打造“鐵娘子”時代……[3](P56)口才在他們那里,已然成為一種攻無不克的法寶。
      
      縱觀歷史,從斡旋于國際事務的外交家活動家,到馳騁商海的企業家,到談笑風生、從容不迫的談判專家,到語驚四座、令人拍案叫絕的演說家,直到討價還價、分文不讓的市井小民,無一不需要能說會道、能言善辯的卓越口才。
      
      當今是信息化時代,信息的多樣性和信息傳播的我渠道性是這一時代的顯著特點。
      
      隨著傳播手段的愈加現代化,社會競爭的日趨激烈以及人與人之間關系和交往的密切,在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能說會道、能言善辯的人越來越顯現出一種長期特有的優勢,他們在各種場合充分發揮著自己的聰明才智。美國學者戴爾·卡耐基說:“一個人的成功,有15%取決于知識和技術,85%取決于溝通——發表自己意見的能力[4](P8)。”我國教育家張志公先生曾在《掌握語文教學的客觀規律》一文中指出:“到了今天的信息社會,聲傳技術異常發達,國際間政治的、財貿的、科技的、文化的交流導演頻繁,忽視口語的痼疾再不大力糾正,危害三大就不僅僅是對讀寫有不利的影響而以。”越來越多的人把口才和原子彈、電腦并稱為當今社會制勝的三大武器,并提出“知識就是財富,口才就是資本”的新理念。
      
      日常生活中的口語交際,很大部分是論辯:或論述自己的觀點;或說服別人接受某種事理,采取某種行動;或與他人展開辯論以明是非;或反駁他人的錯誤觀點。論述說服爭辯

    [1] [2] [3]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成年人视频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