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irxk"><li id="iirxk"></li></optgroup>
  •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心得體會 >> 讀后感 >> 正文

    幸福醫話——讀《專家的看病絕招》有感

    時間:2019/7/5欄目:讀后感

      幸福醫話——讀《專家的看病絕招》有感

      王幸福  古道瘦馬王幸福

      最近讀了一本有關中醫的一本書,名子叫《江河湖海之醫道》,其中有一篇文章讀來令人沉思不已。還是先看原文,再疑義相與析,奇文共欣賞:

      我們讀書的時候,老師告訴我們說,學中醫,跟師很重要。于是,我們就被安排去跟師。

      我的運氣很好,被安排到一位非常知名的婦科專家章老師那里抄方。章老師擅療月經不調、痛經、閉經、更年期綜合癥、保胎、不孕癥、子宮肌瘤、卵巢囊腫,后來成為了全國名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也就說是全國名專家了。

      每天跟章老師抄方的有四個,其中兩個是她帶的碩士研究生,專門負責寫門診病歷。其實她們寫的不能算是真正的門診病歷,就是記錄患者的就診時間及主訴而已。而我和另一個就是給她寫處方。

      老師拿起患者的門診病歷,叫了患者的姓名。患者就從研究生那邊轉移到她的旁邊的凳子上。她眼睛瞟著研究生記錄的主訴,右手的三個手指頭按著患者的寸關尺,然后叫患者伸出舌頭,她瞟了一眼,就立即吩咐我們:“一號方加黃芪三十克、郁金二十克。”我們就按她的吩咐在處方寫著。接著就是下一個。一個上午的三個多小時,一百四十三個病人就這么被打發走了。我們呢,就是反復寫:“一號方加某某多少克、某某多少克;二號方加某某多少克、某某多少克;三號方加某某多少克、某某多少克;四號方加某某多少克、某某多少克。”一百四十三個病人也就是這四個方加味就搞定了。接下來的每一天都是這樣——都是這四個方加味搞定的。

      后來,我們弄清楚了這四個基本方的組成,一號方是逍遙散;二號方是八珍湯;三號方是理中湯加桃仁、紅花、龜板、牡蠣;四號方是小陷胸湯加柴胡疏肝散。凡是月經不調、痛經、閉經、更年期綜合征等她就用一號方加味;凡是保胎就用二號方加味;子宮肌瘤、卵巢囊腫、附件囊腫等就用三號方加味;凡是不孕癥是四號方加味。

      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年復一年,她就是這樣反反復復用這四個基本方加味來給患者處方用藥的。

      原來她在課堂上給學生們講的陰陽理論、五行理論、氣血津液理論、臟腑辨證、整體論治、辨證論治、四氣五味、君臣佐使、相生相克皆如浮云。理論是理論,臨床是臨床,這就是中醫最深層的悖論。

      這些全國知名的專家們,給學生講課時都把中醫理論抬得非常的高,但等他們自己去看病時,卻大多和章老師一樣。盡管他們用的基礎方不同,但這些名醫們的基礎方很少超過十個的。大多數就是五個左右。其中有一個看兒科的名醫,就只一個荊防敗毒散加味就把所有到他那里看病的患者搞定,他每天處理的患者從未少于一百位,他曾多次被中醫醫院請去給醫生們講授他的臨床經驗呢,當我聽了兩次后,一看到他就想嘔吐。《江河湖海之醫道一中醫的悖論》

      這篇文章初讀完覺得好笑,細思起來還真是哪么回事。盡管作者對這樣的中醫頗有微詞和不滿,我們尚且不管,僅看對某些中醫的畫像還是滿真的,不說入木三分,也八九不離十。

      很多中醫行醫一輩,最后也就是靠幾張方子來回加減。專科尤其是這樣,不奇怪。

      我始終認為中醫是經驗醫學。沒有什么太深奧的地方。混日子,不求上進的守住幾張方子來回加減和資歷名聲就夠了;水平高的,能力強的無非是記住百十個方子,來回加減也就足夠應付一切病證了。這是事實,這也說明陰陽五行的辨證施治不好用,倒不如湯方辨證來的痛快和有效。

      但是現實中很多人不信這一套,迷信陰陽五行辨證施治,不去鉆研探討湯方辨證施治。我一生看病分二個階段,年輕時用辨證施治,療效不高;年老時用湯方辨證療效卓然。這就是古人說的“執一法,不如守一方”的道理,所以我希望年輕的中醫,從這篇文章中看出些名堂來,真正認識湯方辨證的價值。但不要學習某些老中醫的作法,言行不一,說一套做一套,行的是湯方辨證,講的卻是辨證施治,騙中醫的未來---青年學子。這是我的一點偏頗之見,望大家討論,以正視聽。(古道瘦馬寫于2012.3.15)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成年人视频在线视频